您当前的位置: 吉隆坡新闻网 > 国内 > 绿城幸福里:融入“两个先行”的社区共治实践

绿城幸福里:融入“两个先行”的社区共治实践

发布日期:2022-08-04

园区之外,他们是现代社会的建设者;园区之内,他们是睦邻友好的倡议者。

战时防疫,他们组成扎紧园区篱笆的应急分队;寻常生活,他们穿上橙马甲书写小区公共事务的共治佳话。

超越年龄,他们横跨1930至2010后,既有老骥伏枥,又有少年意气,更有中坚力量;打破背景,他们融合多方、包容各职,既有红色信仰,又有公益正气,更有善意笃行。

他们同属绿城服务的“幸福里”。近日,在杭州一场行业服务力峰会上,伴随绿城物业服务集团党委书记金科丽的主题分享《幸福里社区治理共治实践与思考》,一幅幅生动的共治画面缓缓展开。

来时路初心如磐

坚定文化情怀,在传承与创新中凝聚强大的前进动力

不忘来时路,方知向何生。此次会上发布的绿城“幸福里”,是在2018年牵头成立的公益组织和4年实践总结的基础上,推出的2.0版本。更甚者,可以说是20余年绿城文化的积淀焕新。

从2002年绿城客户服务中心挂牌成立,直面诉求、聆听反馈,到2006年开展首届业主物业服务质量监督员活动,联动业主、检查督促;从2016年以园区服务及活动为载体推行“业工会”,业主自治、共管互助,到2018年、2022年以“众筹、共建、自治、分享”为理念升级绿城“幸福里”,党建引领、多方共治……互动关系在变,服务要求在变、产品体系在变、发展模式在变,但“以人为本,客户至上”的服务初心,“让生活更美好”的服务愿景始终不变。绿城“幸福里”的焕新推行,是文化传承的必然。

看清脚下路,稳步向前行。当下,绿城服务在管面积已超3亿平方米,近百万户业主。换算成人口,已经接近一座中等城市的规模。一头是五湖四海、南腔北调的客户需求,一头是规模“不经济效应”和人口红利渐失的管理瓶颈,持续保持服务品质稳定向好,确保服务触达精准有效,需要让更多业主参与到生活服务中来,每个人都能自治自为,人人都是服务者,人人都是被服务者——绿城“幸福里”的内涵落实,成为发展创新的必然。

实践路雁阵排排

紧扣“两个先行”,在实践和探索中形成“雁阵”格局

绿城“幸福里”,已形成头雁领航、群雁齐飞、雁阵排排的“雁阵效应”。

以浙江领头雁,带动全国一盘棋。看其形,绿城“幸福里”已经探索出“一体两翼,三方共治,四轮驱动”的运行模式,即以社区党委—业主委员会—幸福里委员会—里长组织为一体,以园区睦邻社团组织、园区志愿服务组织为两翼,以社区党委、业主委员会/幸福里委员会、园区服务中心为三方共治,以安全共治、品质共建、人文共享、公益共行为四轮驱动。

察其势,从杭州出发,“幸福里”模式在全国遍地开花,已在全国30个省、196个城市、1200+项目,招募33927名里长,275707名志愿者加入其中。

融入“两个先行”,频现实践亮点。紧紧抓住文化这个实现共同富裕先行的关键变量,以红色文化为引领,云南、河南、陕西,设立“邻聚里”等红色物业党群服务站,将物业服务、网格治理、党群议事等功能集中起来,打通党群服务“最后一米”。以安全文化为托底,浙江杭州、舟山等地,从配备AED出发,逐步举办急救培训、接入红十字会,搭建起从园区私享到社会共享的急救系统;以共治文化为导向,湖北、重庆、山东等地,多元场景、数字赋能、社区治理形成共享共建的“1+3+N”基层治理模式,营造众人事、众人议、众人干的社区氛围;以园区文化为抓手,海南、江苏、安徽等地,构筑起以志同道合、同欢共乐的邻友社团、“互助达人社群”。

坚持跟进省域现代化先行建设,绿城“幸福里”以数字化改革为牵引,以“时间银行”为运营,联通志愿汇平台与绿城生活APP,通过线上线下渠道,通过常态化巡检和专项活动结合,让志愿者可以通过服务存储时间、获取积分,以此兑换相应的实物和别人的服务,实现“服务得积分、积分享服务”的良性循环。

会上,浙江大学教授、教育部青年吴结兵系统解读未来社区和社区共治等热词的涌现,体现出了国家对于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的明确政策导向。他表示,治理颗粒度越来越细,最后一百米的服务需要细之又细,在这个场域,多方合作、参与,共同生产,构成社会治理共同体。省域现代化先行,共同富裕先行示范,绿城服务的幸福里实践,在最小作战单元中,充分体现了浙江的先行实践。把利益相关方引入到社区治理之中,将物业管理做成服务,把服务做出活力,共同生产、共同设计、共同交付,解决了以往公共服务中政府一家独大,难以满足人民美好生活诉求的难点。

  幸福里恰逢其“势”

把握“国之大者”,在先行先试中洞察未来之路

绿城“幸福里”是绿城服务紧扣“两个先行”,融入“两个先行”而走出的社区实践之路。这条社区共治之路,从浙江之路上获取启发与动力源,在社区之窗中,展示着行业发展、基层共治的广阔可能。

行业转型,“三驾马车”成破题关键。中国物业管理发展,从1981年市场化萌芽时诞生,在政府强力下推动规范,在企业成长中壮大,在技术革新中涅槃,在社会治理下重构。疫情常态化背景下,物业的服务边界开始向城市服务深度延展,服务内容呈现量的扩容、质的变化。这是物业行业的发展之机,也对行业现行的专业力、服务力提出了挑战。相对的服务空间与复杂的人物关系交织下,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如何缓冲?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高期待与服务精细化水平的空间差异如何补足?党建引领下的“三方共治”(社区党委、业委会、物业),成为带领行业转型升级的应有之义、迈入城市精细化治理的重要抓手。

国之大者,社区治理共同体势在必行。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更是明确提出“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社区是社会治理的重心,建设社区治理共同体,势在必行、正当其时。

“立足绿城“幸福里”为代表的实践基础,后期经过有效地协同行政机制、市场机制、社会机制,兼顾社会活力和公共属性,通过更加精准的组织定位,更好地发挥物业企业的赋能优势,推动社区基金会的创新力量,真正推动居民更为理性、更为建设性地参与社区自治,将成为未来持续发展和推动的方向。”吴教授补充道。

绿城“幸福里”的推出,是绿城服务洞察未来、先行先试在社区服务与基层治理上创新行为;绿城“幸福里”的落实,让行业谋远有了可看可学可复制的发展路径;绿城“幸福里”的探索,给基层治理打开了社区“小门”里的共治大风景。

据透露,绿城幸福里将于2024年底全面建成。

站上更高的起点、着眼更远的发展、瞄准更广的目标,绿城服务正在走他人未走之路、闯他人未闯之关,为率先构建新发展格局、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奋力推进省域现代化先行社区探索、实践。

倘若初心不改,头雁必将高飞。